长岛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162079|回复: 55

在长岛当兵的日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12-20 19:0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老徐头 于 2015-12-23 07:39 编辑

       前言:自今日起,我想把在长岛当兵的日子以散文的形式写成一个连篇,陆续登在长岛论坛长岛老兵上,长岛也是我离开家门踏入军营这个大家庭的一段难忘的经历,现在把它写出来,当作我军营生活的一个念想。希望能和大家分享。

    1961年正值我国遇到三年自然灾害,全国上下物资匮乏,农作物减产的困难时期,由于副食品缺乏,紧靠国家供应每人一份的口粮,人民陷入挨饿的时期。1961年的8月我从青岛市劳动局技工学校应征入伍,那年我17岁。也可以说我是在渴望吃饱肚子的愿望中报名应征入伍了。母亲也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,为了减少家里一个吃饭的“大肚子”,抹着眼泪送走了我。

当时青岛市市南区的新兵是在胶东路市党校集结的,有好多好多的新兵,有好多部队带兵的军官,我和我们学校的18个同学,作为一个集体,集中在一起也有好几天了,发了军服后,还每人放假一个晚上,穿着新军装回家一次,算是和家里道道别。那时已经通过带兵的军官了解到,在党校集中的所有新兵要到内长山要塞区部队当兵,但去哪个岛还说不准。集中学习期间,领队的军官向大家介绍了内长山要塞区地理位置的大体情况,新兵们知道了长山列岛也叫庙岛群岛,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岛子组成,岛上的生活比较艰苦,除了南北长岛,里边的岛子与大陆不通船。没有居民的小岛没有水,要靠部队补给船运水,遇到大风天就会缺水,战士们要像上甘岭的战士一样节约用水。也正因为如此,驻岛部队的战士有额外2块钱的补贴,每月津贴费8元钱。
   
    出发的前一天,全体新兵突然到大操场紧急集合,按所在单位(学校)人员个头的大小排列成两行,只见一个带队的中尉,走到每个队伍的前排,用手指着前排的两个人喊着“出列”,一会儿的功夫,就有三四十个新兵又组成了另一个新的队列,我和我们学校的朱宝胜被列出到新队伍,带队的说:“现在这支新兵队伍就跟着他,不要再回原单位队伍了”。据说那位中尉是长山要塞区篮球队的队长,要为要塞区体工队选几个体工队员,因为时间的关系,来不及了解新兵的体育特长,不问青红皂白先挑上一队大个子再说,就这样我们这个临时组建的新兵连,被带到了驻守在南长山岛的二十九团二营营区,那儿离要赛区最近。人的机遇也许就在那么一扒拉,我们学校的同学们都分到了里面岛子上,我却幸运的“扒拉”到了南长岛。
  
    那时送兵用的火车都是有棚的货车车厢,车厢两侧各有一扇沉重的大门和高高带窗楞的小窗户,据说那叫“马笼子”车,是日占时期日本人运战马和物资的专用车厢。列车从青岛站出发,慢腾腾的跑得并不快,又一站站的停靠,为其他列车让路。从青岛到烟台已经是晚上,只记得当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队伍带进了烟台市区一条曲曲弯弯的小路,在灯光下只见两旁的房子是灰瓦灰墙,加上因下雨天又黑,分不清方向,记不得是烟台的什么地方,领队带我们来到一间平房中,地上已经打好地铺,新兵们只能匆匆吃罢晚饭,席地而睡了。

    次日上午,我们这帮临时拼凑起来的新兵队伍,从烟台乘坐海军运输艇发往南长山岛,从烟台到长岛,到底有多远,时间有多长都不清楚,只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坐船(以前只在青岛的海边坐过舢板),便和战友们坐到了船尾,欣赏起了大海的美景,谁知刚刚出了码头就感到身体不适,晕船了,便急匆匆的找到一个房间,这时船员的床铺已被晕船的新兵沾满了,我在一个长条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等我被人推醒,船已到了长岛码头,时间是下午的一点多钟。

    当时的部队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,也是极少的细粮,大多数是粗粮,有玉米面窝窝头,小米干饭,平均每天可以吃上一顿白面,每人一份的主食是定量的。副食品也不是很丰富,但部队自己可以种菜,养猪,有自己部队的打鱼队,像我的饭量吃饱肚子还是没有问题,若是大肚汉,有时也得欠着点。
   
    那时毕竟年龄太小,还不懂得为国家尽义务来当兵,不懂得我已经是一个人民解放军的战士了,向孩子一样的我,带着一身学生气,朦朦胧胧的加入了部队的行列。

    新兵连是在二营炮连的一间大房子里度过的,经过了几天的纪律,条例的学习,我们即开始了正规的军营生活,每天除了必须的政治学习,便是翻来覆去的队列训练,立正、齐步走,向左转向右转,跑步走、一二三四,最要命的还是单兵教练,每一个人要在全队列面前作动作,出错率也就格外多些,尤其走正步的时候,好多人在班长一喊“正步走”后,一顺拐的走了起来,惹得战友们哈哈大笑起来。持枪,举枪,卧倒,匍匐前进,凡是作战部队的战士必备的训练科目,在新兵连里要求全部学会,等分到正规连队的时候就要是一个合格的战士。吃饭前每个班要在班长的带领下列队进入食堂,假如饭菜没有摆好,就要在食堂前列队唱歌,例如《打靶归来》《学习雷锋好榜样》《说打就打》,由于一天三唱,战士们对这些歌已经滚瓜烂熟。敬礼和内务也是必修课,但我的被子直到我退伍也从没叠好过,我发现我的被子棉花特别的松软,又加上后来我被调到团部电影组,机关里的内务管理也相对松懈,我的被子从来没有叠成豆腐块过。

新兵们也是要发枪的,每人一只苏式带刺锥的步枪,枪既重又长,有些矮个子是抗不起来的。每人要学习用枪,学习擦枪和队列中的持枪动作,但是不发子弹,每人一颗教练单,平时压在枪膛里,以保护枪的击发器。晚上新兵们也要轮流站岗,站岗的位置就是营房的周围,因为我们用的是炮连的营房,操场上摆了一溜高大的迫击炮,站岗的目的就是保护迫击炮和营区的安全,天天轮流每人两小时。新兵站岗主要还是锻炼胆气,因为营区里还有老兵站岗,只不过新兵看不到他们罢了。站岗也是需要培训的,老兵们往往会教你一手,告诉你夜间站岗遇到有人时要抢先大喊一声:“干什们的”。一是告知对方这边有人站岗,二是为自己壮壮胆,我们连也为这事闹了一个笑话,一天一个胆小的新兵起夜小解,当晚站岗的人明明看见他是从新兵营房里出来而且彼此也都认识,只是为了为自己壮壮胆,朝着那位新兵大喝了一声“干什们的”,起夜的战士竟被吓破了胆,鼠窜回屋一宿也未再睡,直到早晨因憋不住,尿了床,号啕大哭的找了排长,惹得大家捧腹大笑,而那位站岗的新兵还埋怨他::“你怎么就没听出是我的声音呢。”

新兵连的生活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,在基本掌握了作为一个战士的基本要领后,便分向各个连队,大家在一一道别之后,我被分配到了高炮二连,成了一名高炮兵。(待续)

老二营营房大门.jpg
原新兵连营区现已经是另一个部队的营房了。当然,当时营房也没有大门,只是一片平顶的平房而已。


新兵连伙房.jpg
原新兵连的伙房,也就是食堂。现在还没有拆,感觉很亲切。


发表于 2015-12-21 08:3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海擎 于 2015-12-21 08:37 编辑

写的真好,我也是当过兵的人,我是长岛南长山镇山前人,2000-2005年在青岛当了五年兵,每每回忆起当兵的往事都感觉那样的难以割舍,回青岛的时候也经常去老部队看看,但已时过境迁了,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啊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8-3 13:06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上面两张照片分别区高炮营大门和食堂后面菜地,我是98年到高炮营到,向老前辈致敬!!!现在要塞区已经撤了,一切都只是回忆了。

点评

江苏的朋友  发表于 2018-8-3 15:12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5-12-20 19:3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:):):):)
发表于 2015-12-20 21:08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哥,尽量别发军营的照片,以防无意间泄露了军事机密。
发表于 2015-12-20 21:4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5-12-21 08:0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实地记录个人往事,很好地一件事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2-21 09:55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徐头 于 2015-12-21 09:56 编辑

(连载二)《我在高炮二连的一次战斗经历》

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新兵连的培训,1961年的9月底分配到了高炮二连当了一名三七高射炮的一炮手。高炮二连座落在南城村村北的一座小山包上,光秃秃的山上稀稀拉拉的种了几十棵一人来高的松树,树间空地便是拳头大的石头夹杂着红土,略显枯黄的杂草星星点点的占据着山上仅有的空地,显眼的花色石头有棱有角的裸露在草层外面,一眼望去,石头、枯草、小松树散落在山坡上,丝毫遮挡不住人们的视线,站在炮阵地旁,民房、街道、小船尽收眼底。作为一个高炮阵地,既没有人工隐蔽物,也没有天然遮挡物,真算是得天独厚,决非人工所及。

炮阵地在山上,营房则在山下,不知这是国际高炮布局的统一设置,还是高炮阵地战略的需要,每天的训练科目便是跑上跑下。营房离山顶的距离大约有六七十米,但是山高坡陡,每天的训练“跑警报”是一项艰苦的任务,(跑警报即不分白天黑夜,从连部拉响警报器开始,战士们持枪迅速的从营房跑向山顶,到达各自的炮位进入战斗状态,测试炮手的备战速度。)一般情况下跑到各自的炮位,个个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,八个炮手按不同的分工,还要立刻解开炮衣,备好炮弹,进入炮位,各自迅速进入战斗状态。我是一炮手,一炮手是负责高炮左右方向转动的,算是两个瞄准手之一。当一个合格的高炮手,不但要学会高炮的技术要领,还要有一付好耳朵,要学会听报音(敌机的声音),只要听到敌机的声音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辨出是什么型号的敌机,在天空哪个方向,按掌握的知识,计算出各炮位炮手的操作方案,当然那时还没有电脑,全凭上级指挥部的指挥和各级指战员的“战斗”经验了。

在高二连有几件事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,一是作为一名真正的战士夜间站过岗,很有点惊恐;二是参加了狄沟北山打坑道的任务,点过炮,排过哑炮,躲过石头雨;三是短短的一个半月,跑过无数次战斗警报,参加过夜间战斗备战。

1961年正值我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国家的贫穷落后加上美国的经济封锁,国家正处在非常困难的时期。台湾的蒋介石军队借机大举的窜犯祖国大陆,我当兵的时期也正是蒋介石军队骚扰和窜犯大陆的高发时期,蒋军利用偷袭我军哨所,空投敌特人员,派军用侦察机夜间进入大陆内地进行空中侦察。高炮兵自然就担负了打击敌夜空侦察机的主要任务。

当年的九月底,也就是国庆节的前一天,我被分配到了高炮二连,当天便被领到了山顶的炮阵地上,新班长向大家介绍了高炮的基本要领,安排我担任一高炮一炮手。进入高炮二连的第一个国庆节,不但没有休息,从一个新兵立马进入战备状态。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,在举国欢庆的时候,在全国人民休息的时候要保家卫国的艰巨任务。这一年与以往不同的是,台湾的蒋介石部队,利用各种途径大举窜犯祖国大陆,新战士除了每天必须的跑警报,差不多全天都待在山顶上,守在炮阵地上。
大约十月六、七号,刚过了国庆节没几天,晚饭前接到连部的通知,晚饭后不许外出活动,接上级通报,有一架台湾的美制P2V飞机已从台湾起飞,方向大概是从海上经渤海上空深入大陆内地进行侦察,可能要经过我阵地上空,要求连队战士进入一级战备,睡觉要惊醒一些,一些新兵干脆就和衣而睡。晚上12点左右一阵急促的警报夹杂着短而急促的哨子声,把战士们从梦中惊醒,只听见呼呼啦啦的穿衣和刷刷拉拉的穿鞋声(高炮兵的鞋带是事先编好的,临穿时不用系鞋带),动作快的已经携枪向着山顶跑去,急促杂乱的跑步声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,班长们轻轻的“快点快点”的招呼着新兵们,几分钟后就已经各就各位。
各炮位都隐蔽在一个土围子状的掩体内,围子呈圆形,炮塔的周围留出八炮手递弹药的位置,围子的一侧有一个简易的半地下掩体,能供给全班战士休息和备战的休息室,以备连续备战时用。连长站在六门高炮的中心一个制高点上,大声的传达着报务员接报的敌机情报,“方位八号,飞速1000,距离4500”。连长的指挥声响彻整个阵地,已经可以听到敌机的报音(飞机的声音),这是我第一次在当兵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遭遇敌人的飞机,第一次面临要和真正的敌人开仗的场景,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不知道害怕,异常的兴奋,异常的激动,心想能打下一架敌机该多好。连长的声音还在耳边震颤,方位。。。飞速。。。距离4000,3500,3000。。。。敌机离我们越来越近,敌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3000米以下的高度已经是可以打击敌机的有效距离,报音已经很响,可是连长没有下达射击命令。因为当天的夜非常的黑,又是阴天,伸手不见五指,虽能听到报音,却看不到飞机,敌机也是无灯飞行,一旦开炮打不下敌机却暴露了自己,就正中敌人的下怀。不一会,就听到远处密集的高炮射击声,咣、咣、咣。。。。。。漆黑的夜,既看不到敌机,也看不到高炮炮弹高空爆炸的亮点,天太黑了。炮火过后,报音越来越远,最终连长下达了解除警报的命令。

第二天连长在全连的总结大会上点评时,传达了军区通报的命令,里面岛的高炮部队盲目射击,不但暴露了目标,还差一点击中了我军追击敌机的战斗机,高炮连长受了处分。

我在高炮二连一共只待了一个半月的时间,时间不长,但这种“战斗”参加了好几次,虽然一次也没有进入实战,但也算在初入伍的年轻时期一段难忘的战斗经历。(待续)
   
(后续:1962年,即有了被我海军航空兵打下蒋匪军P2V的战果,也是发生在渤海上空,击落在山东栖霞一带。高二连的老营房还在,不过已经成了打工的租住户了,我曾经问过住户居民,他们也不清楚这些房子以前干过什么,现在属于部队还是地方。)
原高二连营房.jpg


发表于 2015-12-21 16:3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真好,过去那么些年了还想得这么清楚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删帖与申诉|小黑屋|联系方式|长岛论坛 ( 声明:本站部分图文来自互联网,若侵您著作权,请及时告知即停 )

GMT+8, 2020-4-9 17:58 , Processed in 0.134199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