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岛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170074|回复: 11

再回长岛之五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1-10 13:3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再回长岛之五
自一九六一年秋在长岛当兵至今,相隔了五十二年了,最近几年回去过两回,两次都住在渔家乐,吃住都还算满意,尤其是吃的,像我这般年纪的人,没有什么奢侈的要求,家常渔家饭足矣。记得吃过鲜杂鱼、江瑶贝、海胆、石夹红、海虹扇贝等,一零年那次去,不是旅游旺季,渔家还包了扇贝韭菜饺子,吃的很舒心。但两次回长岛,都没有吃过长岛特产海蛎子,不知是现在产的少了,还是长岛人不把海蛎子当海鲜,看到过有的渔家乐用海蛎子包海菜包子,是道不错的渔家饭。
记得当兵的时候部队有句顺口溜:“长山岛三件宝,海蛎子皮马莲草,满山的石头不用找。”这是从老兵的口中传下来的,实情也确实如此,只是只见海蛎子皮不见海蛎子,以前的经验是海蛎子是长在石头上的贝壳类海洋生物,但在长山岛几乎没见到长在石头上的海蛎子。
长岛虽然四周环海,但岛民很少有赶小海的,因为岛上没有滩涂,不适宜滩涂生物,岛的沿海少有礁石,不适宜近海鱼儿生长,当兵几年没见过有人拿着手竿在岸边钓鱼的。我因为自小在海边长大,很喜欢到海边赶小海,如挖蛤蜊、钓鱼、钓虾虎之类的营生,当兵来到长岛后的前两个月还时常去海边转转,可得到的结论是海水很干净,海岸也很干净,没有鲜活的近海生物。记得从新兵连刚刚分配到高二连的时候,到连城西边的海边探索过,发现在石子缝中蚂蚁大小的海参仔,红殷殷的一片一片的,回营房的时候捞了几个花生米大小的海参,算是长岛海边赶海的收获了。后来调到团直,又去了几次山前村的海边,跌大潮的时候,海滩上能露出少许的海草和紧贴地表的礁石,我从搀着泥沙的石缝里艰难的抠出几个花蛤,模样和胶州湾蛤蜊差不多,只是太小太少了,少到不值得为三三两两的文蛤赶一次海。从此,在长岛就打消了赶海的念头。
唤起我赶海欲望的是我们电影组长王玉赏,在我当兵两年后的一个冬天,他从外面提回一洋铁桶海蛎子,这海蛎子个头很大,都圆圆乎乎的,没有锋利的棱角,这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海蛎子。我立马兴奋起来,忙问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海蛎子。我们电影组长是个五一年的老兵,驻长岛多年,当年常山要塞区只有一个电影组的时候,他几乎跑遍了长山列岛的所有岛屿。组长一面洗着海蛎子,一面捅旺一旁的煤炉子说道:“这可是长岛的特产——滚蛎子,长岛的海滩陡,海底的海蛎子遇到大风大浪就会随着风浪在水底滚来滚去,时间长了就滚成没有棱角的园海蛎子了。冬季遇到大风天,再加上遇上退潮时间,就会有海蛎子随大浪滚到岸上,落在海滩上”。
电影组长的一席话,打开了我多年的一个心结,当兵时,尤其刚刚来到团直时,见到海边通往要塞司令部的马路的两侧,长满了马莲草和海蛎子皮,海蛎子皮白寥寥的,从风化的状况看,已经堆放了不止一年两年,夜晚,两边的海蛎子皮发出的绿色鳞光,十分鲜亮,骑着自行车从路中疾驶,像置于飞机跑道一般,两侧的两道“灯光”,把个马路映的明晃晃的。
“海蛎子皮、马莲草,满山的石头不用找。”童年的时候见过鱼贩子卖鱼用的哪种钩子称,就是用马莲草栓鱼,我们那儿没有这种草,在长岛找到马莲草的老家,不知是人为种的还是野生的,村民的屋前屋后和马路两侧都有这种一蹲一蹲的马莲草。对海蛎子皮能成为一宝,这只是表象,只要有皮,就应该有肉,因为在部队只吃大灶,没吃过鲜活的海蛎子,也不知道长山岛的海蛎子肉都到哪里去了,但海蛎子皮能成为一景,确实让人惊叹。
我用工作用的螺丝刀,撬开一个个洁净滚圆像工艺品般的海蛎子,用一半海蛎子皮,托着肥大鲜滑的蛎子肉,连肉加汤的飞滚进我的口中,原汁原味的品尝,便再也忘不掉长岛的滚蛎子味道,决定要亲自去拣一次海蛎子,去寻找长岛一宝的内涵。
终于等到一个大风天,并且在次日凌晨时风正好停了,最重要的这天是个星期天,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我穿好衣服,提了一只洋铁桶,怀着忐忑期盼的心情,踏上山前村南的海边,顺着海滩向东,向疆头方向寻去,这是一条不宽的石子滩。天才刚蒙蒙亮,东方已露鱼肚白,风虽停了,浪涌却很大,伴随着巨大的声响,海洋中的涌,推着一波一波的浪,企图把海底掀一个底朝天,一个接一个的海浪掀起一个接一个的巨大的水坨,飞上天再摔下来,把个海浪摔得粉碎,摔成白花花的泡沫,等泡沫散去,眼看着随着潮水抛上来的海蛎子,一些顺着退去的海水滚回海中,一些摔得远的便跌落在石子滩上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,圆圆的,干净净的,像个经过无数次洗刷的鸭蛋,浑身光溜溜的。顺着海浪扑打的海滩,往东望去,在东方旭日的映衬下,滚蛎子就像有人撒落的宝贝,弯弯曲曲形成一条不规则的线。
海岸上只有我一个人,我迎着晨光一溜小跑的一次次附身,一次次起身,小铁桶的重量迅速加重。这是一次贵族式的赶海,根本不用考虑湿鞋,海浪距自己还有距离,海滩是小石子的,跑路并不费力。拣拾滚蛎子时,不时地会遇到随海浪打上来的海参,个头很大,已经瘫软在地,圆圆的像一堆牛粪。大约半个时辰,就不能再向前走了,洋铁桶已经满满当当,该归途了。
这时我抬起头向前看了一眼,一个推独轮车的老汉,用一个搂草的篓耙,东一耙西一耙的在搂海蛎子,两个偏篓已经快满了。他大概是山前村的村民,也是我见过唯一的赶海的人。
次年我从长岛退伍,再也没有享受到拾滚蛎子的乐趣。前几年我在长岛论坛发了一篇“长山岛的滚蛎子”的帖子,询问长岛是否还有滚蛎子。有位大黑山岛渔家乐的老板告知我,大黑山还有滚蛎子,遇到大风过后的早晨,她还去海滩上捡回几十斤,剥出肉来包包子吃。她还热心的给我发来大黑山滚蛎子的照片,但遗憾的不是我找的那种滚蛎子,我找的是经过海水多次冲刷,圆圆的,灰白色的非常干净的那种滚蛎子。后来,黑山渔家乐老板跟我说,他听老人说过,老人们以前见过我说的那种滚蛎子,现在不见了,老人们说,以前也是几十年才见一回。
难道几十年遇一回的长岛滚蛎子,在我当兵的那年遇上了?
长岛海滩的石头.jpg
长岛的石子海滩

长岛海滩上的滚蛎子皮.jpg
大黑山岛上的滚蛎子皮(图片由黑山渔家乐提供)

发表于 2013-11-10 14:02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3-11-12 20:2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8-8-27 15:1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:lol:lol:lol:lol:lol
发表于 2018-8-27 16:1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:(:(:(:(:(:(:(
发表于 2018-8-27 16:1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:lol:lol:lol:lol:lol:lol
发表于 2018-8-27 16:1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:lol:lol:lol:lol
发表于 2018-8-27 16:1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;P;P;P;P;P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删帖与申诉|小黑屋|联系方式|长岛论坛 ( 声明:本站部分图文来自互联网,若侵您著作权,请及时告知即停 )

GMT+8, 2020-4-9 18:38 , Processed in 0.112888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