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岛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197814|回复: 17

(当兵的日子)南长山岛的甜水井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9-12-14 21:2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拟似山前村).jpg

(当兵的日子)南长山岛的甜水井


在长山岛当兵的四年中,基本没有接触过当地的村民,对南长山的村庄也不甚了解,所以对长岛的风土人情,地理环境仅仅是一知半解。听老兵们说,里边的岛子,经常因为天旱缺水,又因为大风运输艇送不进水去,战士们吃水用水都成了问题,吃雨水,一盆水从早用到晚已成常事,海岛缺水也成了对驻岛战士的最大考验。

记得当兵第一个月,是在新兵连度过的,新兵连设在29团二营,二营的大致位置在王沟和南城之间的一个西山坡上,现长山路的北侧,相对靠南城村更近一些。二营的水井在二营的营区西南侧,离二营大概还有近百米的距离,是个比二营更低的坡地。井旁有一棵大树,大树的阴影正好遮住水井,井台用石块砌成了一个不大的圆圈,井台上架着一副辘轳,打一桶水,得费半天功夫,水桶落到井底,任凭你怎么摇晃井绳,那铁桶就是不翻个,经常只能打半桶水,提水时,井绳分三层缠满了辘轳,打水担水是新战士必学功课,从哪儿学会了摇辘轳打井水。

听老兵们说,二营的这口井也是风水先生看的水脉,从井口到井底大约三十七八米,就这样深的水井,一年到头也得慢悠悠的抻悠着用水,一般不会缺水,那一天用水急了,例如全营打扫卫生,就会水井见底。尤其夏天,碰到星期天战士们洗衣裳多,不到中午井底就见天了。记得新兵连的一个战士装在上衣口袋里的一只手表不慎掉进水井,顺井绳下去一个战士,站在不到膝盖深的水里,用手就能把手表摸起来。所以每到星期天洗衣服得排着班来。可喜的是从来没有因为缺水而没有水吃。

在高炮二连的那一个月中,忘记吃水是用那口井了,好像是去南城村打水吃,因为高二连就在南城村的旁边,没记得高二连有自己的水井。

在团直的三年多时间里,从没有因为水的问题犯过愁,驻地前有一口旺盛的水井,也是我至今唯一看到的最靠近海边的水井。团直机关几乎和山前村连在一起,团机关的驻地在山前村的前面(南面),从驻地顺着一个大下坡就到了海边,那口井就在海边上,石头垒起的井台,高于海平面近两米,来到井台边得踏着石阶到井台上打水,这里水很浅,不用辘轳,只要用一根扁担,或一根绳子,就能把水提上来。不管什么天气,也不管用多少水,从来没有见水少过。有时遇到涨大潮,再加上大风浪,海水会打到井里去,水还是甜的。我一直对这口最接近海水的水井甘洌而旺盛的水井感到奇怪,唯一的解释就是下面是个水脉,甜水是地下的。

对其他营区的水井并不了解,对其他村庄的老百姓用水也不清楚,但可以肯定的是南岛的地下水也是缺乏的,不知道现在的长山岛用的是自来水还是井水,在当前水资源十分缺乏的今天,仍旧怀念那口临海的旺水井,是否还在那儿做着自己应做的贡献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09-12-14 21:3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生在砣矶岛,哪里水更紧张,一盆水洗手洗脸从早用到晚,全是混汤,我嫌水脏要换水时奶奶就劝我说:水不沾人。砣矶的水也很咸,做的稀饭都和放过盐一样,每到过年用水都是高峰,半夜2-3点就到井边去抢,因为到天亮井水就空了,我村打水要到部队的营部门口去打水吃,哪口井很大也很深,也是用轱辘打,部队总是先让着村民先打水,军民共吃一井水,感情很是深啊。
发表于 2009-12-15 10:2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山前的井还在那个位置,早就改成大口井了,可水也已经不甜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9-12-15 10:4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浪花和观海的回复,明年回去还是要去看看二营和山前的那口水井,原来山前的井水可是和我们青岛的水一样甜啊。我记得山前的水井井台并不是一个小井台,井台的台面是比较大的,因为毕竟井台高出地面若干,井台小了也站不住人啊。哈哈。谢谢你们的介绍,看后很亲切。
发表于 2009-12-15 10:5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海岛的水资源就是缺乏,从前岛上“有水贵于油”之说。
黑山岛的大浩村一直就是在摇辘轳打水,靠小车推和人担来解决吃水的。
直到今年6月份上级拨扶贫款用于自来水改造,才解决了吃水这一大难。(要不我也不清楚,当时县自来水公司的就住在我家,进行了十多天的自来水改造。)
直到现在水井台上还有用水泥镶嵌的大字“军民谊井”。

发表于 2009-12-16 11:3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我9岁之前,根本就不知道水还有区别,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一个同学跟我说,他们那有甜水了,当时我以为甜水是放了糖的感觉,出于好奇,放学后跟着他去了他家(原高炮营家属院)在离他家20米左右的大院内有一个手动抽水泵,他用力压了几下就出水了,我低下头、仰着脸喝了一口,期待的感觉没有出现,那水跟我一直以来喝过的水是一样的,那时我就想,如果这是甜水,那以前他们喝的是什么样的水呢?
第一次体会到不甜的水是8年之后的事情,那年我跟几个好朋友到南隍去玩,当地的水根本没法喝,用它刷牙都会感到满嘴发涩,我们只得买来矿泉水喝,当地的同学告诉我们,他们这里做出的稀饭也是咸的。
发表于 2009-12-17 10:34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六七十年代俺在砣矶时医院那个沟里有一口井,很深很深也是要摇辘轱,现在不知道是否还在?不过东山原部队门前有口井水很甜,这真是"军民同用一井水,试看天下谁怕谁"!
发表于 2012-10-17 13:4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南长岛还有一个水井也在离海边几十米地方,就在过去那个老码头沿海边路往北路东一点,当年附近还有4个石头小碉堡呢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删帖与申诉|小黑屋|联系方式|长岛论坛 ( 声明:本站部分图文来自互联网,若侵您著作权,请及时告知即停 )

GMT+8, 2020-4-9 19:12 , Processed in 0.133924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